“浴沂—— 刘彦湖书法作品展”自序
[ 作者:刘彦湖 | 转贴自:刘彦湖 | 点击数:157 | 更新时间:2018/4/19 ]

 

浴沂—— 刘彦湖书法作品展自序

 

正是人间四月天。

 

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七八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众所周知,这是孔门弟子们各言其志时,曾晳所说的一段话,大为夫子所首肯。对于栖栖一代中的孔夫子而言,这是一个多么和乐熙熙,悠游舒扬,充满诗意的太平盛世的想象啊!

     

孔子身处的是一个礼崩乐坏的大变革时代,他也开启了一个令后世所艳羡的百家争鸣的时代,一个在人类思想史上光辉灿烂的轴心时代。那个时代的前言往行和他们的伟大创造无不令后人为之神往。

     

春秋战国(尤其是战国)时代的文字与书法就像诸子百家的思想一样丰饶而充满魅力,又像神龙见首不见尾,直至近几十年才层见叠出,蔚然壮观。

     

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吉林大学古籍研究所甫一成立,何琳仪先生就曾鼓励我,学书可从战国文字入手,定能开拓出一个新的局面。我记在心上,却没有专力于此。前辈如吴清卿,罗雪堂,写吉金、甲骨,是学者而兼书家。此外,立根基于先秦,而卓然大家者惟吴昌硕、黄宾虹二先生。缶翁一生浸淫于石鼓,既王国维先生所谓的西土之文,乃籀文。宾翁由陶玺合证而泛滥于六国文字,为东土之文,为古文。缶翁专意于一体,在字学上不必大费周章,或通临或集句,自少至老,一日有一日之境界,故能绵绵密密,浑沦圆满。宾翁取径多端,如散珠碎玉,吉光片羽,必赖心匠弥合串贯,始能连缀成器,益难。故其成就,清奇古奥,超脱凡尘。

     

近年来,我也专注于六国文字,尤其于楚国简牍之文多所著力。近日所作,部分内容是重书二位先生曾书写者,以示心向往之。以古文字为素材进行书法创作,首先要逾越的一道关隘就是文字之障,然后才是匠心独运的炼化之功,文字之障不除,则浅薄乖谬,文理不通。炼化之功不纯,则食古不化,性灵难显。吴、黄二位先生无疑是他们所处的那个时代的字学通人,与戛戛独造的书坛巨手。今天,中国古文字学的空前繁荣,古文字材料(即出土文献)的层出不穷,为我们取精用宏提供了广泛的基础。中国文字与书法由商周而春秋战国,而秦汉六朝以至唐宋元明……愈来愈呈现出一条较为清晰的来龙去脉了。中国书法史上的很多根本问题也应该在此基础之上重新思考,我们的认知和创造,便可以在一个更高的基础之上展开。

     

临沂的沂河,不同于曾点浴乎沂的沂水。不过又何妨借此发一下思古之幽情呢?更何况我第一次来临沂,是燕守谷兄作向导,带领中央美院的师生们访碑于济南、泰山、曲阜、四山,然后进入平邑的大洼写生,正是把这一线打通开来的。后来,我又登临过龟蒙顶,参观过银雀山。

     

自济南的望岳展览后,玉虎兄就酝酿着在临沂为我举办一个个展,名字都想好了,叫浴沂今天这个展览的作品以六国文字为素材,古文者,孔子壁中书也。我们沐浴沾溉的究竟还是夫子的雨露春风。

     

感谢为此展提供帮助的所有单位和朋友们。

 

 刘彦湖       

2018年春雨时至于安敞庐

 

 

最佳浏览:1024X768 小字体
版权所有 精彩画廊 E-mail:jingcai-gallery@163.com
Copyright(c)2005-2010 www.jingcai-gallery.com All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