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游——代后记
[ 作者:佚名 | 转贴自:本站原创 | 点击数:1441 | 更新时间:2010/4/22 ]

    一晃已经是半个世纪以前的往事了,那时我还没有出生,一批文化人像浮萍一样因缘偶合,从天南地北聚集在了长春,于是便诞生了一个很诗意的名字——春游社。这批人以学问文章相砥砺,相慰藉,相温存,伴随着他们度越了苦难,度越了孤寂,也度越了荒寒。他们的每一次聚会,都使他们在心灵上变成了展子虔画笔下的人物,熙熙融融,骀骀荡荡地沐浴在汉魏隋唐的风日水滨。于是,“春游”便成为在长春的文化人心灵史上的一个象征,春游社也便成了近代长春的文脉所系。

   
春游社的发起人是丛碧老人张伯驹,与之长相往还的如于思泊(省吾)、罗甘孺(继祖)二老,则是我的母校吉林大学的老师,我读书和毕业时幸得与二老周旋。在《春游琐谈》还没有正式出版之前,我已经在罗老师的书房读到了那些泛黄了的蜡纸油印的部分篇章,并从罗老师那里听到了片片段段的关于春社的一些掌故。虽然我生时也晚,不能躬逢其盛,不过能够亲渥老辈风雅,那么在心里我也算是春游中人了。

   
从18岁举目无亲游学于长春,到38岁携妻子迁居北京,整整二十年的时光,我全部的青春记忆竟是一场春游!这里已经成为我止泊心灵的温柔之乡了。风花雪月也罢,柴米油盐也罢,因为心灵有了皈依的方向,便不再是虚幻缥缈,也不再是枯索惨淡,人间冷暖,四季成春,这二十年,成为我回味无尽的风景。

          游,是一种境界,孔夫子的志道,据德,依仁,最终是要落实于“游艺”的。游,也体现出不同的境界,王荆公《褒禅山游记》就有“夷以近”与“险以远”的分别,海客谈瀛,烟波微茫,离天三尺,语惊帝座,务险务奇,是一段境界矣;而“气象峥嵘,文采绚烂,渐老渐熟,复归平淡”则又是一段境界!四十岁前我喜欢东坡“西望太白横峨岷,眼高四海空无人”的豪气,当时我还是写过诸如“朗姿玉畅,意气风发”一类的对联,颇可想见当年的意气,如今年将半百,我更喜欢张春水“太白闲云,新丰旧雨,多少英游消歇”这样沉郁顿挫的句子了。壮游与漂泊,累了,便返乡。与父老话桑麻,则更是一种境界,而这种境界,于我已经是一种不能实现的奢望了。一个月以前我的老师海天庐主人周昔非先生辞世了,从此,老辈风流,凋零殆尽。这种痛,岂止“沉郁顿挫”四个字了得,直可以长歌当哭!

          原定今年初春回长春的展览,陌上花开花又落,种种原因延宕到了长夏,本来寄希望于周老师的身体能支撑到我这个展览的开幕,也好向他老人家当面请教,这个愿望如今也成了梦影。不过我还是振作精神,把拙作拿出来与长春这片土地上的同道们见面。我相信,那些曾给予我恩泽的前辈们在天有灵,他们一双双睿智的眼睛会看到我的作品,他们的精神,也仍然会不断地予我以启迪。那么,就以此展览献给那一双双睿智的眼睛吧,也献给那些和我一样在流云逝水的挥写中寄托了无限梦想,也消磨了宝贵青春的书法人。

          那些春游人!

          向本次展览的动议者蒋力华先生致谢,向本展览和画册出版给予我帮助的海林、喜猷、怀一诸兄表示由衷的谢忱。薛永年教授、张培元兄百忙之中赐序,在此致谢。

                                                                                                                                        二○○九年初夏

                                                         
晨光曦微中于安敞庐

 

 

 

 

最佳浏览:1024X768 小字体
版权所有 精彩画廊 E-mail:jingcai-gallery@163.com
Copyright(c)2005-2010 www.jingcai-gallery.com All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