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开先生对刘彦湖“内心狂妄”的评价
[ 作者:石开 | 转贴自:精彩画廊整理 | 点击数:1874 | 更新时间:2009/8/6 ]

 

  刘彦湖在十年前创作,在我的印象中,他写篆书有林健的影子,我说是影子,写行草书有刘正成的影子,我说的是影子,不是说专门象他们,有很明显的痕迹。这一次看呢,很明显地这些痕迹从一扫而光都没了,很奇怪,他这个没了痕迹以后,他也不象其他人在取这影子,他这个是独立发展的现象。他这种成自己的一种体系在这边走,他这个创作的形式都着朝跟别人完全不一样的(方向走),自我从一点在膨胀,很有意思。跟其它人都不一样,这是非常之可贵的地方。以此我想到当今这个传统,因为以前在民国时代、清代,从事书法创作的人毕竟没有当代这么多,现在队伍非常庞大,庞大之中都有互相靠近的这种趋势,同代人彼此潜意识地都在互相影响。刘彦湖很奇怪,他跟其他人几乎不怎么一样,除了这个草书还停留在古人框子之内,他的篆书和行书跟别人不一样,行书里头偶然有些徐悲鸿和于右任的结体的影子,这个影子更少了,甚至也不能说是影子,有一点点似曾相识的痕迹,这一点点的程度大概在十分之一左右,当是完全都是他个体的,这个个体的膨胀跟发展呢,固然个人看法不一样,有的认为不好。但是它有个意义,就是我们怎样从传统当中取一粒沙子,把这个沙子通过物理膨胀,物理当中天文学有个现象,是从一个物体膨胀出来的吗。然后呢,他与当代所有的艺术个体创作是远离的,他不是跟人靠近的,这是刘彦湖非常之可贵的,他没有跟人家趋同,自己越走越远了,哪怕当代人能不能认识,能不能认同,能不能引起激赏这是次要的。作为他个人一种艺术的发展,我觉得这是非常可贵的。这是最引起我思索的地方,这个回去还要消化。这刘彦湖这种现象,应该去想想看,他是怎样从传统当中追求个性,张扬个性,这太重要了,这四个字决定了艺术家成功与否,最重要的就是张扬个性。当然张扬个性又要跟传统结合起来。陈传席先生曾经说过传统的共性和个性,我以前很偏激讲求这个个性。陈传席先生有一篇文章,虽然他大部分文章我不大赞同他的意见,但这个观点是讲得非常好的。就是在传统当中,个性当中要追求共性。但是,个性与共性之间怎样取决,它的度怎样把握,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对于共性,我觉得刘彦湖他把握得不错,也许在座的专家有不同的意见,但是他在个性之张扬上做得是很有意思的,而且做的很好。

 

  另外,他这个作品当中还透露出一种名士气。这个名士气,现在人也不大有。要具备有名士气呢,首先要有文人气质。我曾经听许多学者说:当代没有文人了,文人都死掉了。然而,中华文化还是会传下来的,它在潜移默化的一代一代在传递。我觉得刘彦湖他在古典文化上,从他的题跋,从他各种书写的取材,都可以充分地透露他的古典文学修养的信息。而且他在书写过程中有荒率的,而且非常豪放,漫不经心的态度,这种态度我觉得都是一种名士气的表现。固然,刘彦湖在个人生活上表现得比较拘紧,这个拘紧曾经有人说他是装假的,假装的,他的内心是非常狂傲的一个人,我想应该是对的。这个是上海徐正年说的,他说他内心是非常狂傲的人。然后呢,因为在我们这个世界上,人与人关系非常复杂,他就韬光一点,韬晦一点,我觉得这个韬晦也有必要,也有不必要。当然,要是不韬光就会碰钉子,韬光一点就会好一点。所以,今天有这么多人来捧场,说明刘彦湖韬光是有价值的。我想要是鄙人办展览,肯定不会有这么多人看,在座的都被我得罪的差不多了,说明这也有个代价的问题。这也归纳一个文化的现象,就是怎样处人,怎样做人,怎样做艺术。我常常认为书画创作跟所有的造型艺术都是表现生命状态的。刘彦湖的可贵之处就是,他在表现生命状态中,这个狂傲的心态仍然可以在字里头呈现。就是知音,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做刘彦湖的知音,我还可以从中探索到这种消息,这是他所以能表现一种真正的名士气,这是非常可贵的。而且从民国以后像郑孝胥以后,郑孝胥当然是人品不足取,就是除了他之后呢,真正的表现一种名士气的这种书写,几乎完全式微了,现在基本上看不到了,可是刘彦湖能继承这个(名士气),不知道刘彦湖是无意还是有意的,反正,我在他的作品之中很明显看到这个信息,这是要向他表示祝贺也要向他学习的地方,我就说到这里。

 

 

最佳浏览:1024X768 小字体
版权所有 精彩画廊 E-mail:jingcai-gallery@163.com
Copyright(c)2005-2010 www.jingcai-gallery.com All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