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传席评刘彦湖
[ 作者:陈传席 | 转贴自:精彩画廊整理 | 点击数:1737 | 更新时间:2009/8/6 ]

 

    我和彦湖也是老朋友了,看过很多他的作品,随时也关注他的作品,石开先生说到彦湖的字里面有名士气,我想这点应该是没有问题的。这个让我想起,因为石开说名士气的时候,让我想起清代黄悦在《二十四画亭》里头,曾经说过:粗服乱头,有名士气。他可能是一种追求,但这个粗服乱头呢,并不是我们所说的,或者我们所认为的这种浮躁或江湖气,它就是名士气。名士气应该说是一种很集中也很强烈的这种精神生活。而这种精神生活,薛永年在序言里面说的这几句话,还是非常贴切的。他说:学者之为学,在于进行精神生产,在于以已知求未知,在于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在于有发现新问题的眼光,解决新问题的能力。我想这一点可以作为有名士气的这么一个注解。那么,严羽在谈到诗的时候,曾经说诗有别裁,何谓别,就是有不一样,特别的意思在里边,那么我这里说彦湖书有别裁,他确实有一种很特别的思路,或者说一种与众不同的想法,在他的书法里进行实践,那么很明显的可以看出来,他的作品是以齐白石和于右任作为入手的这么一个契机,那么通过齐白石于右任这两个人,可以在现代和传统之间找到这么一个契合点。因为齐白石和于右任这两个人,也确实是在从传统向现代进行转变和传承的两个很关键的人物。那么通过于右任呢,彦湖可以上溯到魏碑以及这个民间传统,而通过齐白石呢?他可以到走富有装饰性、和现代感这个路子上面来,所以我想他在齐白石、于右任的基础之上,他可以往上走,也可以往下走。那么在这两个方面,就是往上走、往下走这两个方面,在他的作品里头都得到了很一个丰富的体验。还有一点我想这个名士气头有一种粗服乱头的东西,有一种荒率的东西!但是这种粗服乱头,这种荒率并不是真正的不讲究、随意,而是如果我们细心看他的作品的话,可以发现在他的作品里面有很精细的以及有计划的这种控制,在这种控制之下,他出来的这种荒率,这种真帅或者说这种粗服乱头,是非常有分寸,非常有古意,所以我觉的在他的作品里面,他具有传统的人文气,也有这种现代感。

 

    另外一点,他发的这个邀请函下面这几个标题,就这几个议题,我想一定是他自己想出来的,也或者说他一直在思考这些问题,他思考的问题,就是第一个对书法传统完整性关照与价值重估。那么这一点在他的创作里面也可以看得非常明显,就是说,他通过对于真草隶篆以及行草这些东西的完整性的这种关照以及价值重估,所谓重估如果按照我的理解的话,那么它就是对于所谓的正统,对于这种非艺术的颠覆与消解,在这种颠覆与消解的里面,他把原来我们认为不是艺术的以及非艺术的东西,当成最具有艺术性或者说最富有艺术效果的这个东西来进行表现。那么我想他更有意的,在于他第二个议题,从传统内部开掘书法现代意义的可能性。那么这种可能性,我想他还在于彦湖做出了一个探索,那么这个探索。就是说传统的这种转变它不是锻炼,它不是以日本或者西方作为一种参照体系,就是以传统作参照体系。在这个体系里面,有一个自然的延伸,那么这种延伸它是否具有一种现代意义的可能性。我想彦湖在创作里面,他体现了这一点。那么第三个,里面有四个小标题,从这个小的标题看,我想彦湖他还是相信传统价值与人格修炼的这种有效性,这点,我想可能是彦湖和其他人一个比较有区别的一个地方,因此我觉的彦湖这个展览,我们不管他的作品是成功的还是不成功的,是有意的还是无意识的,我想仅此一点而言,我觉的彦湖的展览意义,就在于他给人们提供了一个思考的机会,而这个思考的机会,就在于他对传统进行再阐释再表现的这种有效性,我想如果说彦湖今天的展览非常成功的话,那么它的意义是表现在这里的,就是:传统仍然有它的有效性。

 

 

最佳浏览:1024X768 小字体
版权所有 精彩画廊 E-mail:jingcai-gallery@163.com
Copyright(c)2005-2010 www.jingcai-gallery.com All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