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来德评刘彦湖
[ 作者:曾来德 | 转贴自:精彩画廊整理 | 点击数:1624 | 更新时间:2009/8/6 ]

 

    可能我名不副实,我想来得,但不一定来得。彦湖跟我是老朋友,认识十多年了,我一直比较关注他,我也一直比较坚信他。我还没来得及仔细考虑和研究,我只是凭着对彦湖的这个人和他的才识,对待艺术的灵性、执著,和我的一种信任吧!我觉得他能做到这样,最主要的是他把传统写活了。其实传统这个概念,今天非常地模糊,就从我们全国展来讲,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基本情况,就是获奖的都是处在临摹阶段的作者比较多。真正有创意的,就是把传统写活了的人,也往往是不能站在前台的,这是我们书法界里边一个普通的情况。最近,王镛先生倡导的流行书风的兴起,给中国书法这样一种现实局面注入了一种活力。那么彦湖呢,他具有双重性,他既有当代书法人们都愿意面对和主张的对传统的进入,同时呢就是他对传统要有所超越,而且他的面比较宽。他整个人的知识结构、学术修养,包括人性本身综合起来都很和谐。我个人看,篆书是他的艺术创作的一个最核心的东西,包括他的行书、草书的表现和表达,带有篆书意味,他的篆书的精工程度,就是他习古而破古,从目前来讲,他是比较典型的一个。我一直都有这样一种看法,就是如何解决书法和书法人这样一种关系。传统实际上是一个死去了的东西,创造传统的人他们自己呢已经不能重新赋予它新的生命。每一个时代有每一个时代的书风,每一个书风是因为每一个书法家而造就的,那么这个书法家呢早就已经作古了,所以他们的书法呢就做为一种凝固的东西,让我们后人去面对他。书法的总体倾向呢,他是一个从不变到又必须要变的这么一个进程之中。而我们每一个书法家,最初的时候谁都不知道自己要选择书法,当一旦成长到一定程度,选择了书法之后,我们都面对了这样一个已经不变的东西,但每一个书法家他自己又是一个变数。从彦湖的书法里头我们可以看到他和传统的对接。有时候我们讲继承传统,往往就是在学习传统,怎么进去,往往是进去了出不来,到底进去了多少,到什么时候出来,我觉的这个分寸非常难把握。我举过一个例子:就象那个十月怀胎,母亲孕育儿女,有的三、五个月生下来的就是流产,如果十个月还出不来,那可能就是死胎。那就是说呢,中国就有一句古话,叫八九不离十,至少要有这样一种层面上的继承。刘彦湖对传统的理解他基本作到了这样一个层面,他对传统没有动特别大的大手术,但是他这个超越是合理的,因为有时候过分对传统的超越也是不可以的。就象钓鱼杆一样,钓鱼杆有一个母体,就是它一节一节的话可以从母体里头延伸出来,但是它有一个相对的长度,就是每一个时代超越都是有限的,如果你拿猛了,就脱离了母体,可是你拿的不够的话,又没有完成你这一时段的任务,那么这样的话,整个历史的进程就受到你的影响和障碍。从这个角度来讲的话,彦湖从传统里头延伸走出来,我觉得分寸把握非常好,既没有不够也没有过分。这也是我们当代书家在这个问题上不容易把握的问题,包括我自己。

 

    彦湖的行书写得非常有文化感。他非常的轻松,也非常的空灵,这一点是不容易做到,现在我们写字写得好的人还是不少,但写出文化感的人的很少。所以我觉得今天我们对待书法态度的话,更多的就应该从书法文化这个角度来理解。这是个技和道的问题,在彦湖这,他充分表达出来了。今天书法家很多,但更多是停留在技的层面上,能够进入道的程度上很少。他要有思想,他要注入他的情感、他的学识和人生的很多经历,要把这些东西化解到里头去,这点非常不容易。从这点上呢,彦湖解决的比较好,刚才薛先生也讲了,就是他从埃及文字学提取养分,他对篆刻的进入,从篆书走出。他这个人一般平常不太多言,我想他心里头是非常有数的。还有他很多时候是悄悄地在做,他身边的人都不一定完全了解他。再有他对艺术的进入和投入是非常的真诚和真实的。

 

 

最佳浏览:1024X768 小字体
版权所有 精彩画廊 E-mail:jingcai-gallery@163.com
Copyright(c)2005-2010 www.jingcai-gallery.com All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