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聚一评刘彦湖
[ 作者:徐聚一 | 转贴自:精彩画廊整理 | 点击数:1864 | 更新时间:2009/8/6 ]

 

    我跟刘彦湖先生不熟,今天每个人上来就说跟他怎么怎么熟,熟的人往往说话留有余地,他不愿意说完,就是有许多话可能没有说出来。那么我呢,今天看刘彦湖他这个脸,相貌很木纳,很沉厚,我有点于心不忍。因为我来是准备骂他几句的,但是出乎我的意料,刘彦湖的书法有两个字,”“,得两个字的境界,我认为已经不容易了,但是他的书风和年龄一样,尚待时日,还没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因为不管现代书法也好,主流书法也好,人书俱老这四个字我认为包括西洋化不能缺,那就是生命的力度,艺术的力度,感染力!因为时风不管你是什么书法,我一向说一个字,刘彦湖,也有这样的痕迹,这跟他的年龄有关系,至少他的路我认为是学传统的,而且有一点我跟薛永年先生,就什么意思呢,他今天的书法,以前的我可能研究不多,今天的书法我看了之后,他真正的当胜本事是在魏晋到唐的篆书碑额里面来的,包括他的行书,他有一路草书,学的呢,那个王觉斯跟他整体面貌不太融洽,这个可能我以后可要再请教他。就是这个问题,我今天其实最终还是没有骂成,因为我觉得有两个字的意境啊,觉得也不错了。

 

    彦湖兄是我比较敬重的青年书法篆刻家,石开老师崔老师说彦湖内心是很狂妄的,大家差不多,只是我表现的表面比彦湖表面也比较狂妄。吴昌硕说一首记录诗,其中有一句话叫做老子精神本是龙,可能古人也差不多都是这样。彦湖自己没表现出来而已。这个当代的书法呢,可能用是旧瓶装新酒,看起来是很老的、很苦的,然而啊,在我们现代书法人来说是一种比较好的一种感觉,但是里边的内容呢?这个酒啊,它的纯度和份量还是不够的。但是彦湖,我的感觉是新瓶装老酒,所以瓶子看起来呢是很新的、很现代的,那么就能够吸引住我们在座这么多人也包括今天没来的很多的书法界的人士,这一点是当代书法很多创作,很多人可能从形式上能够做到,但是不一定象彦湖在形式上、在这种外包装上这么彻底。而内容呢?就这个老酒,啊,他还不是旧酒,那是越喝越好的东西,我就认为彦湖里边的内容,就老酒是非常纯的,那么我和彦湖都是东北人,东北人呢都讲究这个有个核,就是我吃的水果里面的核儿,他这个核,就这个核是很有自己成熟的地方的,尤其在篆书的这种创作当中,那这个核啊即使外边的皮肉没有了,这个核种起来还会生根发芽,我倒很赞成徐进一先生说的,彦湖的取法的问题,可能刚才包括刘默兄啊都谈到彦湖这种取法,在于右任啊这些人之间,我倒是认为彦湖的最重要取法是在隋唐的碑额里面去,因为这一点呢不仅仅是从他创作的作品里头反映出,反映出给我的这些的信息,还有一点就是我本身也是在这个创作中从里边得到很多东西,所以这种共鸣可能更多一些。

 

    另外,有一次去山东的时候,彦湖是在曲阜的时候,看到这个碑额,听说是用铅笔把它塌下来,当时说刘彦湖在那儿看了很常时间,我当时也是看了很长时间,当时陪同我的人就跟我说了这么一句话,那么这种取法呢可能大家并没有特别深刻的认识到,从彦湖兄的作品当中包括他的楷书,也包括他的部分的行书,如果大家可能仔细去看这些碑额,我收集了很多,是从这里吸取了很多的氧分的,这一点我想是对古代书法作品的学习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一个新的、一种取法发现。而且他赋于他自己一种新的生命,形成了刘彦湖今天的这种很高雅、很轻盈,又很新颖的这种格局,彦湖兄是很值得我们学习的。

 

 

最佳浏览:1024X768 小字体
版权所有 精彩画廊 E-mail:jingcai-gallery@163.com
Copyright(c)2005-2010 www.jingcai-gallery.com All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