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正成、梅墨生等北方书画名家评刘彦湖
[ 作者:精彩画廊整理 | 转贴自:精彩画廊整理 | 点击数:1700 | 更新时间:2009/8/6 ]

 

刘正成:

    他的作品有非常理性的对传统的广泛继承。刚才我谈到他的汉代篆书,实际上他对简牍、敦煌的写经、唐代的楷书,对甲骨文、金文的吸收,这就是我认为他就是当代书法创作家中间,一个有代表性书家的体现,这种当代性可能是在清代、明代、唐代、宋代是不具备的。考古学的或者说艺术考古学的历史,将会证明,我们当代书法一代人的创造,获得了当代书法的当代性。那么刘彦湖是一个明确的例子。我想多学科的交流,真正找到了我们当代书法创作的价值。那么对刘彦湖本人的微观的研究来说,我认为他的成果进了很大一步,他最好的,我赞赏的是他写的行书,写的非常好,继而是篆书。今天我看到的草书,特别是他临的祝允明的狂草,非常有建树。当然不仅是祝允明、张旭和加上王铎的,进行创作。我在他的微观世界里发现他有一种矛盾,这种矛盾性可能是他进一步前进的基础。中国书法从手写的作品转入金石的作品产生了个重大的分野,就是金石作品注意青铜器上的,写在汉代爵铭上的或者是碑石上的,它重视书法装饰性。文人从东汉以来书写注重表现性,但我们明显看到,刘彦湖书法从它每一个微观点画,他做着两种追求的平衡,一种理性的一种感性的,他的狂草是富有感性的就是有表现性,他的篆书非常具有装饰性,这就是他的艺术理性。正是这种矛盾可能促成他的艺术的进一步发展,什么时候才能妥善的处理达到最好的一个点,或者最好的一个度的时候,那么可能他的书法会获得真正的成功。但今天他已经是一个很大的成功,毕竟他只有四十多岁,还会有人书俱老的时候。

 

 

梅墨生:

    我觉的非常有幸,我的发言两个字!第二个字还是!第三个字是我想不喊出来了,等到彦湖我们60岁的时候我再喊!

 

 

王岳川:

    我们在彦湖的书法里边看到了两个字:干净。干净是很难达到的境界,曾经有人用这两个字评价启功,但是我觉得启功是一种过分干净,而刘彦湖这里边干净,还有就是透彻,苍茫、洒脱、率直。有些时候我们经常去想,这个人出名了,他的作品会不会流传下去,他的作品会不会洛阳纸贵,其实历史经常开玩笑。韩愈大家都知道,写过很多重要的作品,但是您不知道在唐代时候韩愈最著名的,印刷数量最多的是他出的考卷和复习资料,但是今天还有谁读到一篇韩愈的这种考试资料呢?所以当我们的作品和艺术没有和生命和世界和人文情调联系起来,那飘失的是飘失了,当和这些联系起来以后呢,飘失的才可能有有限的永恒。

 

 

崔志强:

    在座的书法人士当中我跟彦湖是认识最早的了,不算吉林的,他跟周昔非老师认识更早,跟周昔非老师学过书法。我们80年代初就认识了,就已经成为朋友了,那时候恐怕在座的很多人不知道彦湖。那时候我比较狂妄自大,彦湖可能知道当时那种场合,我根本不把彦湖这样的放在眼里头的,我是属于一个给我棍子就能撬地球的人,彦湖是不言语的人,我们两种性格。后来我跟彦湖在一起,好几天都在一起,就聊到吴昌硕的问题,我认为我已经研究得很深了,对吴昌硕我已经很明白了,等彦湖一说我才茅塞顿开,可以说在关于吴昌硕的某些学术问题上,彦湖是我老师,在当时我受教育匪浅。

 

    彦湖的性格,彦湖写的作品,我挺感动的,也挺感动彦湖这么多年的辛勤的这种探索,对线的质量,对点画这种精到的探索越来越深,尤其是他的篆书中,我不说他那个行草书,他那个篆书对点画这种精到特别明显,就他对起止笔的那种认识,那种程度,当今写篆书的,没有这么精到的,非常非常认真。就他的那个起止笔,每点应该怎么做,他都非常认真。你看到他猛地一挑,挑出一个小尖,小钩,我觉得那都是飞来之笔,那都是他故意做出来的,所以说刘彦湖在做书法中也是高手,我觉得这才叫真正的艺术探索。所谓传统中老师教学生,我不知道老先生您是怎么教刘彦湖的,是不是信手拈来,随意地就出现效果,我觉那都是蒙事儿,都是蒙出来的,我觉得只有这种对艺术作品一点一点像设计一样的创作才可以创作出好的作品,就像国画这样的创作,书法其实也是一样,也要讲构成,你要是稀里马虎拿来就写,我看那纯粹是蒙出来的,包括他们现代派的那些作品,我觉得是非常巧妙的一种构思。

 

 

李一:

    我和彦湖也是老朋友了,十年了,那时候,相识时彦湖还在杂志社做编辑工作,和墨生和彦湖是同时认识。十年来,彦湖的字写的进步特别大。我也是喜欢书法,相比非常惭愧,原来也喜欢写,可是博士毕业以后就是忙着办那个杂志,忙的要命,写字的时间非常少。如果说十年前还能和彦湖看看膀子的话,那现在早就落于彦湖的后面了,看着就感到自己很惭愧。当然,对彦湖作品的成就确实表示衷心的祝贺。第二点感受,我感觉确实像大家刚才说的那样,彦湖有人气,来这么多人。这两年,我和书法界的联系比较少,很多人都不认识,这么多朋友到这来看展览,只能说彦湖有人气。

 

    我们看,他各种书体都有探索。当然,这里而并不是说都写得好,刚才很多先生已经讲了他从汉代的二袁碑入手,他的篆书非常精彩,但我看展厅里面有一个长卷,是楷书,还有点欠缺,这是我个人的一点感受。他可贵的是,他能注意到空间构成,这的的确确他是做的现代的探索。另外,还有一点感受,我感觉彦湖兄目前这个书法还不到顶点,他还在探索当中,他在一些书体之间,在追求方面我感觉他还需要进一步的提升。你比如讲,他的篆书空间设计意识是比较强的,而他的行书是又非常豪放的,挥洒自如,他追求的是这么一种境界。当然,一个可以在不同的书体有不同的风格的追求,但是归结到刘彦湖本人,我想他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他长期的修炼,作为个人的风格,我想他在探索当中他会克服他自身目前所存在的一些矛盾的地方。我想再过十年以后,咱们再看刘彦湖先生,我想,在各种书体之间,他的风格,他所追求的书风就会比较和谐了。

 

 

杨林:

    多的我就不说,因为对刘彦湖的书法艺术我呢是一直比较关注,这次我也给他写过文章,那么我仅就展览的观感,或者感受吧,说一点。我觉得做一个个人书法展是挺难的,因为书法呢可资利用的素材看起来挺多的,实际做为一个创作者,对待这个东西其实挺困难的。就是说你一个把真草篆隶都写成功的,境界都写的挺高,这确实是很困难。前面周先生也说过刘彦湖是个聪慧的人,别人觉的很难的东西他弄弄很快就会了,并且弄得很好。这一方面呢就是刘彦湖在书法上作为视觉艺术方面(把握得)会很快,另一方面可能也会出现一些前面先生谈过的,就是说可能把东西作薄,因为讲书法艺术可贵的东西,要求是厚的东西、涩的东西、重的东西、浊的东西要求得多一点。但是作为刘彦湖他个人来说,在心性上他的取向不一样,我觉的艺术就跟生活状态一样,我觉得参差多变千差万别最好,刘彦湖的东西就是刘彦湖的东西。我对他的创作上不同的看法。比如说作一个展览,或是做一本书,那么我在文章里也谈过,他很聪慧,比如说展览尽量用大东西,那么做书用小东西,比如说现在他对这些东西真实门儿清,一些小扇面呢他直接定封,制版。那个效果,就非常不一般,甚至作品集里面有些东西比原作的效果都好,这说明他的一种挺缜密的科学的态度,把书法作为一种视觉艺术对待。

 

 

邵岩:

    我想谈一谈彦湖兄他书法里面的构成意识的一些东西,也算是我的一种发现,不知道彦湖兄感觉到没有,是不是在创作中有意识的行为。彦湖兄的性格,我也是很了解的,除了跟他接触看他写字以外,他游泳、打乒乓球,跟你聊跟你侃,非常外向的一个人,你看他游泳那非常有力量的,我看着非常羡慕,我就做不到家。那打乒乓球好根本就不象他,如果是从背后看,不是刘彦湖,刚才说每个人都有这个放的一面,我们人都有放的一面,都有。

   

 

刘墨:

    现代流行书风,有人叫我评论一下,我曾经用几个字来表示,我说其中一部分字有功力而无格调,但是,刘彦湖书法当然不在此列,他的字有功力,也有格调。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叫书法是非专业职业,大家理解就是书法不能专业化。而现在有书法研究所,又有书法系,这就是专业化。这个专业我认为就是不要专门在写字上面下功夫,你不能天天研究这个字怎么写怎么写,你要研究各种各样的学问,才能把这个书法写好。我们就看到毛泽东,他是个军事家,他写字确实没下过多少功夫。但是,我看到他的书法相当好,在我心目中,还没有多少人超过他,他把他自己的内心表现都在他的书法里面,发泄出来了;你看鲁迅又何尝写过字,鲁迅的书卷气有多厉害,有多少人超过他;就于右任,算在书法上下过功夫,但是,他的专业也不是书画,他是革命家,诗人。这个问题,我一直是这样主张的。我想刘彦湖他不是专门搞书法的,他原来是学物理的,后来,又搞古文字,博士学位也不是书法,我想,这是他写好字的原因之一。

 

 

 

最佳浏览:1024X768 小字体
版权所有 精彩画廊 E-mail:jingcai-gallery@163.com
Copyright(c)2005-2010 www.jingcai-gallery.com All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