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s评刘彦湖
[ 作者:sbs | 转贴自:精彩画廊整理 | 点击数:1597 | 更新时间:2009/8/6 ]

 

    我最早对刘彦湖的关注,不是他的书法创作,而是产生于10多年前的一次读书经历。那时他发表在《中国书法》杂志上分两期刊发的全国中青年篆刻家八家蠡评,我一气读完,激动万分,倾倒莫名,那应该是颇值得回味的读书体验了。此后,能够入脑入心的、他的关于现当代书法篆刻家的评论文章,似乎很少能再读到,我以为这多少是件憾事。

 

    从那之后,在各种不同场合、媒介,我看到的刘彦湖书法创作渐多,他的作品总是显露出一种与众不同的特质,这也引起了我持续的关注。

 

    很有意思,刘彦湖最初的专业据说是物理,后来获得埃及学的博士,现在又值中央美院书法专业的讲席。我没有亲见过刘先生,在照片上的感觉,我以为是木纳的成分多,及至读到石开先生对他内心狂妄的评价,我才尝试着以我并不丰富的生活经验,将这几种距离颇大的形象拼贴起来做判断。其实这种格局,一直是学术界争论不休的地方。也就是说,到底是心无旁骛专攻一项,还是博采纵览做跨学科研究?不扯远了,就发生在书法界的现象而言,学理科、工科出身的曹宝麟、邱振中,还包括曾经活跃于网络的旅德工程师周师道先生,他们对书法的识见和水平,在我看,就胜过许多纯文科专业的书家,这是为什么?

 

    这是我从不小看刘彦湖先生的地方。特别是这种转移博学加于一人之身,又能以书法为主线作持续思考的展开,当然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

 

    回顾这几年书法界,刘先生确可以算上一位风流人物。他在首善之区,应该说受到浓厚的王镛先生书风或氛围的影响,而且刘先生早年,在书法创作上是有林健、刘正成,甚至石开先生的影子的,现在你再看看他的作品,答案是否定的,了无痕迹。在这种环境下、在这种先期取法的影响下,他却可以出乎其类、拔乎其萃,搞君子和而不同的游戏,平心而论,这不是每个人都做得到事情。他的书法受到篆书、隶书的影响很大,他颇具风格的篆书,甚至被人认为是开新面的创作。他又选择袁敞、袁安碑作为自己在书法上的立身,实在是个作名士的聪明想法。

 

    刘先生的得意处,还不止此,他的创作虽然深受碑味浓厚的篆隶影响,但这似乎也并不妨碍他运用流转的笔意,这也是一般尽习碑的书家所不具备的。而且这似乎是一个基本的现象:凡善写碑版的书家,书法线条都质实而稍欠流畅,善学帖的书家笔下,线条又多显文弱,提倡碑帖互融的书家,虽能在认识上有所想法,一旦发而为书则又陷入上面所谈论的怪圈,最多只是碑帖味道、尤其是线条质实与流畅的味道所占比例的不同程度而已。

 

    而刘先生的书法创作,却是在体势上富含篆、隶特征,在线条的运用上又汆入帖学的流畅笔意,自然脱开了只在线条上见碑贴的局限,很见效果。

 

    一个是文字。文字当然是他的老本行,他是埃及学的博士,文字学应该在埃及学中占很大的分量。刘先生书法创作中的出彩,很大程度上也得益于他取法文字的诡谲,尤其在他的行书作品中,屡屡见到这些文字的出现。

 

    个取法面是他大胆的将有些篆书直接化用到了行书创作中,再一个就是异体字的大量使用。这个创作经验,我以为是很有趣味的行为,而且渊源有自。在明清书家中,这种在行书中羼入篆书甚至异体字的情况屡见不鲜,像著名的王铎、傅山等书家都屡试不爽,一时成为书坛风尚,形成了明清易代时期一个非常重要的书法现象。

 

    这方面的论述可以细读白谦慎先生的新著《傅山的世界》一书,他在这方面有很多翔实的叙述。而到清中期,我以为墨卿伊秉绶是隔代继承了在这方面的特点,再以后,就基本没有这方面的探索和试验了。

 

    这种探索和试验也是有意思的,一方面在字法结体上,它干扰了正常的认读习惯,在字型结构上形成了新鲜的线、墨构成情况,给观赏者以新的视觉冲击。一方面又不是向壁虚造、空穴来风,在字法源流上有传承、有值得一说的东西,虽不是什么大路货色,但聊胜于无。也就是说,刘先生在回头看看历史、看看自身后,有了在文字形态的取法上另辟蹊径的思路,而且应该是先有思路再有行动的做法,应该这是传统书法现代化转化的一个具体解题方案。

 

    一个就是传统书法的书写性。对这个问题的把握,常常显出作者对传统知识的尊重和深入了解的程度。

 

    其实这个思想,我已经在不同的文章和场合也多次表达过,在这里有必要做个简短的重申。

 

    书法在文字的边缘处,其实已经论争了10多年,现在的共识应该是作为本体的书法创作,离不开汉字或汉字意识。

 

    汉字很好理解,使书法创作的基本载体,此不赘述。汉字意识,就是针对邱振中先生提出的书法传统与现代的转换是以字为单元的连续空间分割逐步到最小单元的连续空间分割理念的再思考。

 

    其概括的对象主要是从事传统书法现代转化探索的一路书法实践,尤其是针对打散汉字将线条幻化到无序的二维空间的所谓的现代书法探索,这种探索对书法而言是尴尬的,因为它模糊了抽象画与书法的界限,重申汉字及其意识,就是要用汉字或汉字意识来整合二维空间的秩序性,不能是杂乱无章的实践行为。

 

    而对书写性的重视则是这几年的事情。简而言之,书写性是书法自成类型的重要特点,那种在汉字及其意识规范下的有秩序的一次性书写,是没有给你重复修改的可能性的,而且在书法界一直以来就是将草书作为书法的最高境界,也一直在暗示一个浅显的道理,就是书法的妙处实际上就是在有限的时间里,在二维平面上展开的一次性书写的充分发挥。

 

    这个充分的发挥,涵盖了你对书法诸要素的认识与表现能力。

 

    而且很明显,书法的难度与书写的速度基本上成正比,因为你必须在有限的时间里,尽可能大的在二维平面上展示你对书法各方面要素的把握。

 

    刘先生在这方面的实践,我以为是准确无误的。

 

    你完全可以非常轻易的在他的各种作品中读到他对书写性的认识,那种流转畅达的线条随处可见。

 

    字廓内的牵丝着重于汉字及其意识的表现,字廓外的牵丝加重了字与字之间的流动感觉,进一步强化了书写的意味。

 

    尤其是那种不再完全斤斤于传统书法胪列汉字的老式表达,尽可能在汉字意识的潜在掌控下,幻化字与字的相对独立性,并将牵丝、篆书及异体字与这种幻化的表达相互结合,从而形成了一种既新颖又古老、既传统又现代的书法形式。

 

    孤身走我路,佩服。

 

    虽然依旧可以非常轻易的在他的作品中见到一些稍显孱弱的笔致,或过于油滑的线条,但在大的气象上,特别是那种关于书法气韵、文人趣味的表达,我以为是完全值得肯定的,我很喜欢彦湖老师的篆隶!大气!

 

    这也是他取得很大成果、很获成功的地方,我也正是在这个角度上,很看好他日后的发展。

 

 

最佳浏览:1024X768 小字体
版权所有 精彩画廊 E-mail:jingcai-gallery@163.com
Copyright(c)2005-2010 www.jingcai-gallery.com All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