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众家对刘彦湖书法篆刻的评说
[ 作者:精彩画廊整理 | 转贴自:精彩画廊整理 | 点击数:2064 | 更新时间:2009/8/6 ]

 

 

浙江众家对刘彦湖书法篆刻的评说

 

陈振濂

我对彦湖兄的风格比较熟悉,一个感觉写的很大气,线条拉的非常开,有些字体有点怪,这个是你的一个特征,特别是一些大字的篆书,我觉得非常好。大概写的最精彩是你印章的题跋。

 

彦湖兄我们是多年老朋友,也是我们的福分,能够看到他这么多作品,中国书法从新世纪以来,思路开阔了很多。学碑的人也不少,学帖的人也不少,彦湖兄既学碑也学帖。我总结了一个北书南相。

 

彦湖兄是北方人,东北人,现在在中央美院任教,应该说北方的气度都有,他作品里面那种韵味感觉是与南方人的感觉比较接近。所以,他实际上比较成功的地方,我倒觉得是把碑的结构和帖的用笔的感觉结合的很好,而这种结合是一种文人的方法,所以格调相对比较高。

 

彦湖兄四体都写,篆刻也很高明,在当代书法家当中也是少有,所以我觉得彦湖兄在中青年书家当中,书风也好,印风也好,应该是别具一格,而且有相当的地位,需要我们好好学习。

 

蔡树农

刘彦湖吃透金文汉篆的精髓,以篆为本,长驱进入其他书法四体,用饱含金石质感的线条将每一种书体尽量向建筑意味靠拢。在他尤其称心如意的篆体创作中,他又借鉴了大量汉魏唐宋的碑额文字,增添了微妙又妙不可言的装饰笔法。晚清中国篆书流派高峰迄今,刘彦湖无疑是能从气息和谋篇布局的篆书结构演进方面仰承前贤、超迈前贤的。

 

毛建波

我自己认可刘彦湖的做法,过去文字和书法之间的关系非常密切,某种程度上以意为主,然后加行上,某种意义上文字本身变成一种载体,在这样的情况下,有意思把过去的一些别字甚至错字之类拿来运用,甚至泛滥起来有一定的价值,如果说彦湖兄写别字写错那是他的错误。当他把古代的文字从书法角度解析,把他作为符号来表现的时候,我觉得它有特别的有意思了。作为书法表现的时候一种独特的形式,某种意义上就说这是他的成功。

 

沈乐平

彦湖兄最初从印章开始,当时给我印象特别抢眼一点就是,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人有没有学过构成,肯定懂三大构成,后来慢慢了解介绍,没有学过,那我更有兴趣去了解,对彦湖兄的书法并不了解,我开始就是看印章,我看到一个现象,我觉得印章有很多东西在书法里面渗透,或者说书法反过来有一种反向的渗透,这两种东西交流的非常通,我觉得这个东西恰恰在,我个人在一些书法课当中,书法创作当中比较关注的东西,所以开始对彦湖兄的创作比较关注。我对彦湖兄认识比较晚,但是这里面的印象,我认为是书和印里面有两大作用,他有相互的促进作用,这个促进作用好的话,像展览也好,像前面几次作品也好,看到非常明显的迹象,这是我对于彦湖兄作品一个最大的感觉。

 

戴家妙

刚才沈乐平讲到文字。也反应他学古文字,尤其是古埃及文字,对行这种亲切感没有学术经历还有点不太一样,彦湖兄以前的写字刻印(面目)就有,他走的道路先用(面目)再走精巧,现在看起来越来越精妙。现在目前跟北方,我们所谓的南方人看北方,跟北京还不太一样,我们印象靠北的写字,追求气势,彦湖兄这一次的感觉有一种所谓的精巧,跟北方有一点距离,这种距离在北方的领地特别的明显。相对于北方有一点接近。东三省有一些人他刻意的追求南方人的精巧,尤其是对落帖有一种敏感,可能有地域文化的因素。有些人学想往南方靠拢,感觉不像你那么爽快,我觉得你的字写的非常爽快,我觉得在北方的书法界比较突出的,我感觉是一个很明显的之处。

 

费卫东

我是比较喜欢刘老师的字,刚才讲到一些异体字,有时候看起到异体字我也是很反感,但是看到你这个我感觉到不反感,有时候写的异体字感觉有点卖弄的感觉那就不好了,刘老师写的这个异体字没有卖弄的感觉,好象这个异体字放在这个地方感觉很合适。另外一个就是刚才陈老师讲到一个东西,关于按照我们浙江人的写字,感觉用笔里面或者线条里面内涵还要多一些,我感觉到内涵多一点又是一路,我感觉刘老师这一路不一定要从这个方面来取胜。

 

汪永江

我最感兴趣是他的篆书和篆刻,篆书当中这种写法一般从我们传统观念当中是比较失败的,把传统的装饰性语言跟这个结合在一起,他结合得非常贴切,尤其像大线条的大字篆书,很有气势,很有感染力,尤其在篆刻作品当中,非常的干脆,画面非常的干脆的很明快,但是这几刀很简练很到位,几刀就好了,并不是很复杂的堆积画面,篆书作品的简约,尤其是对联,字数不多,三四个字一联很能说明问题,说明很经得起放大,大了反而壮,高的地位也能够体现出来,印从书出,书从印出。

 

在篆刻的学科当中我觉得非常有启示,因为他把装饰性的东西装饰的非常好,不管是北魏的还是其它时代的都很和谐。我倒觉得用笔上面,他那种写法不必太多关注细节,有的时候关注细节过多,可能整体有点不妥。彦湖的作品,眼看特别好,白的很多,线很挺,很干脆,对这种作品印象比较深。

 

吕金柱

你在追求目标的时候,有大量不同形式的东西,这个点的选择又在碑版上面,前面是碑帖结合,而且大量的吸收找到一个平台,但是这个平台我觉得你又很向往是笔的精巧和雅致的这种风格的转化。这种探索我看了以后,对我触动蛮大的。我另外还有一点看法,就是在这种讲究用笔追求雅致的东西上面,往往在探索的过程当中处理不当的话,往往会精巧,这个精巧的东西和雅的上面,在作品篆书当中,雅的概念可能有所不同,这个巧的东西如果处理不当的话,我个人觉得整个字帖有的时候往往在各种心里的拼接上面有所缺漏,也会带来自己的现代质量的提升,用笔这种现象的表达可能会大大折扣。有的时候处理不当的话,抓雅致可能在精巧上面,这种东西凸现出来有点当心,但是在慢慢的探索过程可能有所改变。但是这样一个路子,一种选择我觉得非常好。

 

刘灿铭

我跟彦湖兄也是老朋友了,以前对他作品比较了解,因为我经常讲艺术要有个性,看了作品以后,就应该和这个作者呼应起来,他的作品在脑海已经过了一遍,因为他的风格已经非常明显了,在目前我们当代这个书展上,他的个性非常强烈的,他一开始从篆刻而名世,然后从篆书入手,然后由碑到帖,整个转了一圈,他写帖的时候,他还是用碑,他的篆刻,他的各种书体风格是统一的,这一点难能可贵,一般人写什么,写楷书就是楷书,写那个就是那个,老是统一不到一起,我的意思就是想,一定要统一,自己的艺术观,自己的审美一定要用一条线串起来。这是在书坛有所启示,这一点做的非常好。

 

赵雁君

彦湖我们从北京一直到现在关注的朋友比较多,书风我也很了解,他能够把书体打通这个是对他第一个感受,不管写篆书,隶书也好,楷书也好,能够把书体打通,不仅仅是理念上的,而是更深层的对理念的理解,这可能是追求的东西,很明显的书法是清汉,而且从明文、汉文从篆书,给我很强烈的感觉,加上他的研究,不仅是古文字,而且把东方的埃及文字都研究透了,我古文字看不懂,埃及文字也看不懂,在思想上对文字的构架肯定有一定的理解。

 

像篆书从我表面的理解,一种艺术处理,一种装饰性的夸张跟强化。所以每一次看他作品的时候,既有我们中国传统的一种要求,但是好象有别于我们古人一种规范要求,这恰恰是打动人的一个地方。从另外一个角度,对他书法的理解另外一个侧重点在书法发展过程当中,在书体,从体的变迁的过程当中,能够有一种创造性的灵感,看他的书法,我写不出来,但我又很向往,刚才我也说到,彦湖兄他现在是中央美院,跟我们中国美院是平起平坐的,中国传统那种法度规范,肯定是不用讲的。但是我对他的判断,最可贵的是因时相异,也就是对敬贤的表达,是一种状态和一种理解,这个可能光依赖于学识的按部就班的一种技法表现是远远不够的。

 

周宏图

他看到了就会用,有些特别怪的异体字,看你在什么场合用,比如在印章里面,非常合适的场合下用,彦湖兄这个字之前我有印象,间接地我也看到过,而且思路开阔,而且一个字里面尤其在丰富性上面,尤其是行草书,或者楷书有艺术味道。整个作品就说灌输那一块,我自己是欣赏一下,你那个印章的文字,篆书文字,用形式方面搞书法作品,你这个过程一点点潜移默化,包括篆法,写法,我觉得这个可取,我个人很欣赏的。

 

而且彦湖兄这个字整体来说大方、大气,有可能因为其它的观点他会先入为主,但是往往这个东西容易丢掉,其他的东西楷书有一点点单薄,当然你字里面的才气、风度我觉得都做的很好,包括对字的感觉,把握的都很有味道,我觉得做的很好。我对彦湖兄的才华是由衷的钦佩。对你来说我也知道,你可能爱好广泛,玩玩就玩成这样了。

 

吴晓明

我想现在书法能取得这么大的成就,形成这么一个风格,被广泛应用,当然从另外一个方面,学术的鉴定,重新研究又作为书法资源。两大资源,一个是文字书法,另外是帖学,所以才被利用。刘老师主要是古文字,这个古文字不宽泛,行体后来的异体都是古文字的范畴。被关注,作为学术资源来使用,现在重新关注,我想这一点,对今天多元化的发展进行了很大的一个挑战,提供一个很多借鉴的方面。

 

我想这样的写法非常合适,如果扩展到其他艺术资源,这种对文字的利用更加多元化。我们书法还是有一个体现的,这个资源别人已经使用过了,我们从中发觉这样一个资源。刚才陈老师也讲了,这种气息这样一种写法呈现一种新的气息,新的一种感受,这种感受更多是从艺术作品来讲,可能是纯粹的书法作品,也可以营造这样一种感受,我感觉两位老师给我们提供很多思考的角度,其实我更多的向刘老师学习,只不过看到刘老师的脉络,老师在书法当中呈现的非常好。

 

 

 

最佳浏览:1024X768 小字体
版权所有 精彩画廊 E-mail:jingcai-gallery@163.com
Copyright(c)2005-2010 www.jingcai-gallery.com All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