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書隨筆
[ 作者:劉彥湖 | 转贴自:精彩画廊整理 | 点击数:1511 | 更新时间:2009/8/6 ]

 

 

    為藝一道,一以心,一以膽,膽愈大而心愈細,有膽則搖山撼嶽、驚神泣鬼;有心則會於纖微向背、毫髮死生。心膽具而手眼生。自能視虱如輪,練鋼繞指俟。

 

    書之奧竅,若一窗紙,憑誰一指點破,此一指也,如莊周所謂之一指一馬,達者真能剖判二間,騰踔萬象。

 

    篆者,書之祖也,陽冰號為中興,而識者若沈乙盦輩則目為其出而篆法亡。誠哉乙盦之言也,陽冰以前篆隨勢生形得寫意,唐以後篆書則多勉力刻畫,至於世傳嶧山,早為悲盦識為鄭文寶抄史記,世人不辯,可笑耳。

 

    鄭道昭,書之達於道者也。王謝子弟,玩賞於寸縑尺素之間,曷能望其項背也。其書真得江山之助,而與大化流行也。憶余往歲訪碑于齊魯,獲睹其書,蕩胸生雲,與泰嶽同輝也。

 

    趙悲盦,餘素喜之,以為魏書之正燈,及登雲峰,游龍門歸,始覺其恃才使氣,不免傷一薄字,偏師獨出,不堪鎮守中軍帳耳。

 

    悲盦才高邁世,人所不能及也,然其短處正在恃才傲物,故其書畫每傷刻薄偏執,才而不恃其才,大智若愚者,並世諸賢,唯吾師洗風亭長一人耳。

 

    二王前後之書,先有古今質妍之異。質以代興,妍因俗異,質則樸、則大,所謂大樸不雕;妍則巧、則小,所謂雕鑿傷巧。

 

    書之結勢大要,亦以二王為分野,二王以前書用九宮法,中宮虛涵,故局量大;二王以後用米字法,中宮斂結,故局量小。二王后惟魯公書有篆籀氣,宋人刻帖每不見容,則顏書為帖學外之別幟明矣。余書用九宮古法,不能妍巧,或目之為醜書代表,奈何……

 

    作大書之要,一曰氣,二曰勢,三曰筋脈,氣要渾淪,初不可以跡象求之,然微茫之跡與夫濶大之象,無往而不是氣也;勢要貫,近轉折趨向走雲連風,行於所當行,而止於不可不止;筋脈則務在圓活,不圓不厚,不活不脫,能圓厚活脫,則于老米沉著痛快之意思過半矣!

 

    度人金針,原是鐵杵石上,拙鈍中磨礪出來。

 

    篆者,引書也,作篆須引筆遊行,呼吸吐納,前通後達,斯為得之。

 

 

最佳浏览:1024X768 小字体
版权所有 精彩画廊 E-mail:jingcai-gallery@163.com
Copyright(c)2005-2010 www.jingcai-gallery.com AllRights Reserved.